第五频道轶王凯:央视人的车生活www.bifa788.com

作者:主持人

  文:夏禹 图:谷知霖(曦烽视觉) 助理:田相毅 化妆:海瑶 服装:闫庆 车辆提供:三菱亦庄店

  CCTV-2财经频道多档栏目主持人 出生年月 1979年9月 出生地 湖北武汉

  最爱吃的食物 热干面(武汉名小吃) 最高兴的事 发薪 最烦心的事 太胖了

  主持栏目 《满汉全席》、《超市大赢家》、《生活》、《朱轶说计》、《美食美客》等

  朱轶给自己的评价是“一个很反常的家伙”。他在烹饪节目中尝遍天下美食,却在快餐店里捧着牛肉盖浇饭大快朵颐;他每周在足球场上疯跑一个多小时,体重却始终在95公斤以上;他拥有身高1米84的健硕身躯,却对奥拓一类的轻型两厢车情有独钟。

  为何对两厢车情有独钟?是故乡情结在起作用。“因为我是武汉人啊,中国的第一辆两厢车奥拓就是武汉生产的。”朱轶说起来十分自豪,由于对故乡品牌的支持,奥拓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朱轶拥有的第一辆车。

  这第一辆奥拓是租来的。当时朱轶刚刚拿到驾照,出于既能练手又能省钱的目的,他从首汽租赁以每月1200元的价格租了一辆奥拓。因其他颜色的车已经被租光了,朱轶不得已选择了红色的奥拓。“有一次我开着车去找朋友,那天我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,刚从车里出来,就听见朋友感叹道‘就像是一团棉花从一个火柴盒里钻了出来’。”

  1米84的高度和90多公斤的体重,难怪别人会从视觉上作出判断:朱轶一定在一辆小巧的奥拓里感到憋屈,实则不然。朱轶为家乡车打出高分评价,“别看外型小,其实奥拓的内部空间设计得非常大,而且顶子高,我坐在里面非常舒服。”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:“其实,奥拓就是微型版的SUV。”

  当时的油价是3.9元/升,朱轶所开的奥拓一个月耗费约100升油,油费大约300元。这样练了一段时间,朱轶就驾轻就熟了。然而和很多人的感觉一样,随着北京的汽车越来越多,车子在路上开得越来越慢,驾驶的乐趣也越来越少了。

  朱轶认为,在路况糟糕的大城市生活,选择适合的车比高端的车更加重要。“像北京这种路况,一人一辆奥拓就完了!”这当然是朱轶在开玩笑。有一次他开了几天保时捷卡宴,又是堵车又是难找车位,让朱轶对轻型汽车十分怀念。

  对于要不要“只选对的,不选贵的”,朱轶的看法很有“朱轶特色”。按他的话说“汽车其实就是盛饭的碗。一道很普通的菜,如果放在一个精致美观的碗或盘子里,那么吃饭的人会感觉这道菜的味道也随之提升了。”

  这与一辆好车的作用是相同的。“没有人会不喜欢好车,因为舒适、美观、性能好的车子无疑能够提升人的生活质量。”如今SUV一类的运动越野型汽车越来越受欢迎,朱轶也有心仪的车型。

  “其实男人玩越野是出于征服的心理,征服是男人的天性,”朱轶说,“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或沼泽地里,人被钢筋铁骨武装起来,爬坡、涉水,完成单靠行走不可能做到的穿越,这种征服感让很多男人欲罢不能。”

  但朱轶却没有太多越野的冲动,“沙漠没碍着我的事,我就不大老远地和它较劲了。”朱轶打趣地说,他更享受随意驾驶的乐趣,“在嘈杂的公路上,一个移动的私人空间,能让人的心情放松下来,只是这时候最好不要遇到车品不好的司机。”

  朱轶说自己是个稳当的司机,属于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”一类。然而在特殊情况下,一向好脾气的朱轶容易犯起“轴”来。“如果某一天,我不是很累,也不赶时间,你恰好以不厚道的方式别了我一下,那么就有可能激起我的‘斗志’。”朱轶所说的斗志,依旧很有“朱轶特色”。

  “在不爽地被人别了之后,我不会立即反攻,而是默默地跟踪他一段时间,”朱轶坏坏地笑着,“在大约跟了三四公里之后,前面的车都把我给忘了。这时我便伺机开到他前面,稍稍踩一脚刹车,还得努力让他觉得我不是故意的,要不较起劲来就没完了。”看来朱轶并不是公路上的牛脾气,也不会因为赌气而制造危险,只是有时“犯坏”地“试试别人的刹车灵不灵。”

  录完节目后,经常遭遇高峰时段的“爆堵”,朱轶已经摸索出了打发时间的方法:顺路找个地方吃晚饭,或者在最近的电影院看场电影,待电影散场后,最令人头疼的堵车时段已经过了。还有一个的方法,就是沿街观察人物和风景,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,边行边摄。

  摄影是朱轶除了美食以外的另一大嗜好。如果说越野对男人来说是一种征服感,那么摄影对于朱轶来说,是一种能让时间凝固的魔力。“有些美丽只存在于一瞬间,赶上了就拍下来,没赶上就永远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。”

  因此朱轶通常随身携带两台相机,放在车上,随时准备对准引起他兴趣的画面。尤其是远途行驶,途中逗留的过程也是捕捉沿路风景的绝好时机。“最远的一次自驾是从北京回武汉的家,全程只有我一个人开车,一共开了12个小时,分两天完成。”虽然一路下来很疲惫,但是朱轶在途中拍摄了一组很好的照片,他的旅途也不那么枯燥了。

  朱轶现在的车已经开了三年多了,公里数接近8万,然而车身锃亮,车内整洁,不了解的人通常以为,他所开的是辆新车,这都要归功于朱轶十分注重车的保养。“我觉得人们对汽车保养的意识还应该进一步提高,当然现在中国的汽修市场还不够完善,但事实上这是一种汽车文化还不够成熟的体现。”朱轶说。

  从朱轶对汽车的爱护程度能看出来,他在生活中是十分细致的人。熟悉朱轶的人都知道,他对自己喜爱的事物爱护有加,尤其是他的相机,一般情况下决不让别人碰。只有在老婆大人发话时,他才小心翼翼地把相机的带子挂在她的肩上。最了解他的妻子用“典型的处女座”来概括朱轶的性格,有点挑剔又追求完美。

  朱 不赶时间的话,我喜欢坐家门口的公交车,在长安街上一直开,一路畅通的时候,感觉非常惬意。

  朱 不多,我车技还可以,一般不犯技术性错误。倒是有几次限号的时候,我抱着侥幸心理开车出去,不过还是被摄像头逮到了。

  朱 最享受的一次是在卡车上,那次我有机会驾驶着一个朋友的卡车,在空旷的马路上开得酣畅淋漓。车窗那么敞亮,绝对有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。

  朱 其实我还是想换两厢的小车,像Golf或者Polo一类的,性价比高,开起来也方便。

本文由bifa788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